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旅游  >  特色产品

【天水史话】麦积山石窟中早期的皇家石窟

 2020/07/17/ 14:50 来源:天水日报 夏朗云

麦积山石窟中早期的皇家石窟

  夏朗云

  在中国石窟中,皇家曾供养开窟,麦积山石窟就有这方面较早的例子,时代在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后秦。麦积山石窟中的第98、90、165、74、78、51窟分布在今麦积山西崖,为后秦皇家所供养而开凿。

  虽然,在北魏太武帝灭法时,后秦皇家石窟中的塑像和壁画被毁坏,其中现存的塑像和壁画为北魏及其以后朝代时所重修,但其在崖面上所分布的较大规模的遗迹,仍然让我们感受到后秦时佛教石窟的盛况。这种盛况,比起当时其他地区,在某种程度上是首屈一指的,其中,麦积崖上98窟的十余米高的立佛位于半崖几十米的高处,接引众生,为无量寿或阿弥陀接引佛。在此佛旁边的其余五个敞口大龛,较为集中分布,乃是后秦的五个帝王做功德所开凿,并分别具有五个帝王的功德象征。

  上述情况,均可在“史”和“迹”两个方面均得到证明。

  从史上看:

  后秦从公元384立国到公元417年被东晋所灭,共33年。短短的时间内灭亡,其较详细的国史应多在未加整理的情况下,在战火中荡然。故在正史中,我们未见记载后秦于麦积山开窟造像的文字。但在宋代的一些追记中,我们可看到或认识到后秦曾于麦积山开窟造像的史实。这些记载应有所本,应是从我们现在看不到的一些古代证据而来。

  一、南宋本《方舆胜览》:“麦积山在天水县东南百里,状如麦积,为秦地林泉之冠,上有姚秦所建寺。”

  二、同上书:“瑞应院在麦积山,后秦姚兴凿山而修,千崖万象,转崖为阁,乃秦川胜境,又有隋时塔。”

  三、麦积山摩崖(南宋绍兴年间)题刻:“麦积山胜迹,始建于姚秦,成于元魏。”

  总之,三则历史文献的文意均含有姚秦时开始在麦积山进行了较有规模的兴造这样的一个事实。

  这个情况符合梁《高僧传》中有关玄高曾于西秦占领麦积山地区之后“隐居麦积山,山学百余人”的记载。百余禅僧的禅观,需要大佛像及其窟龛,后秦时较大规模的开窟造像应是历史的实际,提供了当时众多的禅僧进行禅观时对大佛像等因素的需要。

  后秦统治麦积山所在的古秦州上邽地区达20来年之久,这从长期的和平环境以及经济力量的凝聚方面保障了上述记载的可靠性。另外,陇右是后秦皇帝的老家故土,秦州更是姚兴祖父姚弋仲的葬地,今麦积山附近的甘谷县就有其坟墓。加之当时秦州战略地位的重要,故秦州地区是后秦皇族重要成员长期在此任地方行政长官,长期经营的地方。这也从政治的重要背景方面印证了上述记载。

  《晋书》中曾记载,姚兴甚为崇佛,使大军从河西迎罗什入关中,奉为国师,国内奉佛者“十室而九”。《高僧传》中还记载了姚兴曾与东晋庐山高僧慧远有书信往还,以及曾赠送慧远法物。《广弘明集》中记载,曾任秦州刺史的皇弟姚嵩,在书信中曾经与皇帝姚兴讨论佛学理论并提到姚兴先曾“亲营像事”。

  据《高僧传》,当时东晋的庐山慧远闻西域国石室有佛影,也曾在庐山开凿“佛影龛室”。基于相互影响的关系,并且后秦更近西域,姚兴所代表的皇族有可能在麦积山开窟造像,并有所创新。这又从具体的佛教社会风气和事件上进一步加强了上述后秦于麦积山曾开窟造像记载的可靠性。

  从遗迹上看:

  因为姚兴曾著佛学论文《通三世论》《通三世》(见《广弘明集》),强调三世的实有。秦州刺使姚嵩也对姚兴的《通三世》也曾于奏章中恭敬地进行了评论。对姚兴有很大影响的东晋庐山的慧远也持“三世实有”的观点。而麦积山早期大龛中现存重修的主要造像组合是坛基上的“三佛”。因窟内坛基基础基本未被破坏,故始凿时的造像组合也应是坛基上的“三佛”。这暗合姚兴所强调应实有的“三世佛”题材的造像组合。

  在上述所提到的五个敞口大龛中,多存在北魏塑像下面的大规模的焚烧痕迹,这种情况只能联系到北魏的太武帝灭法所为。这表明北魏之前就有大规模的开窟造像,从历史记载上看,只能联系到后秦。

  西崖的摩崖大立佛,处于众多的北魏较早洞窟的包围中,且北魏较早阶段无摩崖大立佛的同等例子,也无北魏于麦积山大规模开凿的记载,这表明,此摩崖大立佛也当在其周围北魏洞窟之前就开凿了,当考虑为后秦皇家所造。

  大立佛兴造在半崖上方,立于一朵塑造的云头之上,位于麦积山崖的西部,在信众朝山礼佛所来处的上方,符合佛经中所描述的阿弥陀佛或无量寿佛接引众生的形象。虽然大立佛所踏云头为宋代人所塑,但至少说明宋代人已认为此立佛是接引佛。此立佛符合后秦的长安佛教界流行《无量寿佛经》,流行塑造无量寿佛,以及符合当时东晋庐山流行西方无量寿佛净土崇拜的历史背景。因此,西崖大立佛可信为后秦皇家所造。其十多米的高度,以及位于悬崖根部以上数十米的高度,在当时的中原北方地区和南方的东晋地区,甚至其他地区,也是无与匹敌的。这种气度,只有后秦皇家才可比附。

  另外,其五个大龛为四个佛龛和一个菩萨龛,也符合后秦历史上,其统治者为四个皇帝称号和一个摄政王称号的事实。其中,四个佛窟当为四个皇帝所造功德窟,一个交脚菩萨窟当为一个摄政王所造功德窟,其佛窟和菩萨窟自上而下,自左而右的排列顺序,也符合后秦五帝王的排列顺序。也更加于“史”和“迹”的结合方面证明了后秦皇家于麦积山开窟造像的事实。

  麦积山石窟为五帝王造佛和菩萨像的传统,也为山西大同云冈石窟中的北魏皇家石窟中的昙曜五窟所继承,即为皇帝造佛窟,为准皇帝造菩萨窟。

  因此,如果说,规模更为宏大的云冈石窟中的北魏皇家石窟昙曜五窟,是中国皇家石窟的代表,那么,麦积山石窟早期,后秦皇家所开凿的高耸入云的无量寿接引佛和五帝王功德大龛,可以说是中国皇家石窟的初祖。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