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旅游  >  游记攻略

【百花】嘉峪关的石头部落

 2020/05/12/ 11:50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刘恩友

嘉峪关的石头部落

  刘恩友

  站在戈壁中间,仿佛置身石头的海洋,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把戈壁铺得平平展展。馒头样的、饼子样的、土豆样的、萝卜样的、哈蜜瓜样的、鸡蛋样的,圆润光滑,就像机器打磨出的一样,甚至挂不住一滴水珠;而有棱有角的,有的玉树临风、有的妖娆多姿、有的五颜六色。这些大自然雕琢出的石头,在阳光里尽展各种风采。

  戈壁,就是由这些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成的浩渺苍茫的大海。海水退去,这些光怪陆离的卵石仰儿八叉地摊得到处都是。几亿年前的海水远走他乡,但每一个石头仍然刻着水的痕迹,石头汇成的光,在酷热的阳光下、在嘶鸣的风声里、在各种地皮色的草棵中游走,汇聚成奥陶纪时代海面漫过的光点。戈壁现在的这些砾石说不定就是那时海底的厚岩层,经过几亿年前海水的分化,由岩层变成石块,由石块变成大大小小的卵石。

  西北风长驱直入河西走廊的时候,石头便开始奔跑,和鸟儿一起奔跑,和沙尘一起奔跑,和骆驼草一起奔跑,但最终它们还是被风掷了下来,撒得满地都是,到了嘉峪关这里,便和长城一样守护在戈壁。暴风过后,有的沙靠风力旋成一堆堆沙山,山顶像锋利的刀刃,沙山周围的草被吹跑了,鸟被吹走了,但石头却留了下来,一个个探出圆圆的脑袋,耍赖般窝在沙土里,有的沧桑,有的滑稽可爱。能打磨出这种石头的,一半是时光、一半是海水。时光之水,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们的容颜,让山川变样,让江河易位,让石头有了各种鬼斧神工般的模样。

  一望无际的戈壁,均匀撒满了卵石和沙砾。海水早已经走了,但燥热枯干的戈壁,曾经是水的故乡,所以在灿烂的阳光下,一会儿是海市蜃楼,尽显梦幻戈壁之大美;一会儿是海潮逐浪,就像冲击石块的涛声掠过耳际。滔滔海水走了,留下风的怒吼。于是,亿万年来,戈壁石头被强劲的风一次次切割、一遍遍吹琢、一点点磨蚀、一年年雕镂而成为名副其实的风凌石:细小的灰黑叶片样的,在石艺家的手里变成古代侍女的衣袂,飘飘欲仙;带着色彩的拼成各种花瓣和一束束玫瑰,让石头开出活灵活现的花朵;而那些不规则的戈壁石,也成了宇宙中的记忆,一枝一叶、一颦一笑、一动一静尽显万象缤纷、五彩斑斓。“万年练就风骨态,不语沉默意是金”,在这里,你完全能感觉到戈壁的每一片石头都是有灵魂的,它承载了千年的风雨神韵。瞧,小白螺样的扭扭石,在戈壁中爬动;蝌蚪般遍地群游的小光石,如刚从泥水里爬出来似的,湿漉漉的;更有玲珑剔透、孔洞遍生、漏月疏风般的大风砺石,有的形若昆仑,给人一种大气磅礴之感,有的意如蛟龙,惟妙惟肖。大雪落下来,戈壁中的石头,像一些张着嘴呼吸的鱼儿,咕嘟咕嘟地吸着湿气,吸饱了吸足了,沉沉睡进白色的雪海里,怎么都不肯醒来。想想看,在坚硬的沙层之中挖出一棵棵带土的“白菜”、大团大团的紫“玫瑰”,心野是不是如飘进一片禾苗拔节的田园那般惬意?

  戈壁不止有石头,还有草木,还有河流。讨赖河就是从祁连山里奔腾而出穿越戈壁的一条河流。湍急的流水、翻滚的浪花带出大量从高耸的雪山滚滚而出的石头,就像远航的一条条船只扬帆呼啸而至,瞬间将你包围。这种沿河流而来的石头,许多竟然有着惊人的画面。这种画面,是奇美的天籁之作,是石头中鲜艳的奇葩,有的像飞翔的燕子、伸头的金龟、高吠的小狗、翻飞的大鸟,看着看着,就能听到它们的叫声;看着看着,就被大自然的艺术大手笔所沉醉。在这个河流里,我乐此不疲地寻觅着一块又一块精美的奇石,并根据酷似的图案分别命名为:“丝绸古道”“戈壁长城”“祁连雪照”“飞天凌空”“西天取经”“昭君出塞”“蘑菇神云”“大漠牧羊”“喜鹊登枝”“太空聚会”“清明上河图”等,这些画面石,就是不朽的画,无言的诗,不败的花,它们巧夺天工的艺术范儿、多姿的造型、多彩的形象所承载的广博深厚的文化内涵、所营造的审美意境,让人仿佛神游于天然的艺术宝库。

  为了安置我觅到的这些奇石,我在家里做了一面墙般的博古架,摆放着我几十年间从戈壁大漠和讨赖河寻觅到的各种奇异的石头,我给它们分别起名为“九曲黄河天际流”“轻音曼妙溢鸟岛”“生活恰是芳林茂”“海上明月共潮生”“山绵水远雾茫茫”“彩云化雨润春风”“春花散尽五月来”“秋风伴雨阵阵凉”“梅开如星春色来”“蝶飞蜂舞百里香”“好年景带来瓜丰收”等。每当闲暇之时,要么邀请好友,要么独自品悟,只要坐在这些精美石头中间,就能感受到自然地理的气息,它们有语言、有表情,既有泥土的气息,也有山川形胜的痕迹。我高兴时它们眉飞色舞,我烦闷时它们静静陪伴。我的地下室更是被各种各样的石头占满,那也是夏不畏酷暑、冬不惧严寒,走戈壁、蹚河流、探山沟,一个一个捡回来的宝贝,坐在它们中间,听它们絮叨,说冬天的雪、夏天的雨,也说春天的桃红柳绿、秋天的果熟林黄。

  在祁连山川河流,除了奇妙的画面石,还存贮着无处不在的祁连彩玉。祁连玉被称为中国五大玉种之一,据史料记载,武威娘娘台遗址出土的精美玉璧就是新石器时期由祁连玉制成的,是齐家文化的遗存。两千多年前成书的《山海经》《尚书·禹贡》等古籍中,已有祁连彩玉、墨玉的人文背景和开发历史的记载。在祁连脚下、在戈壁荒野、在河流深处,只要你会分辨,祁连玉随时显现。

  石小乾坤大,大地灵气多。无论是在远古时期的女娲炼石补天,还是清代文学大师曹雪芹笔下的千古不朽的《石头记》;大到长江黄河两岸,小至祁连讨赖河流,都有独特的地域奇石文化。地处丝绸之路和万里长城交汇的河西走廊中间的嘉峪关这座戈壁城市,更是与石头分不开的。黑山的石头上就刻着从旧石器时代到明代的200多幅神秘“天书”岩画,把“史书”留在了石头上。而嘉峪关这里因关得名、因铁矿石设企,因企而建市。铁矿石当然也是石头的一个品种,所以嘉峪关人与石头有缘,每天仿佛就生活在石头的部落里,酒钢的工人们每天上班就会用含有铁矿的石头冶炼出一炉炉铁水,再把这些铁水炼成销往国内外的优质钢铁。而周末闲暇,喜欢石头的嘉峪关人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戈壁看瀚海铺石,去讨赖河观浪花冲石,去祁连山脚听细风洗石。

  “叠叠高峰映碧流,烟岚水色石中收,人能悟得石中趣,确胜寻山万里游。”奇石有生命,炽热是人心,看石如看画,赏石如读史,只要我们有一颗宁静的心,就能在石韵中感悟不一样的人生境界。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