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旅游 > 行者·达人 正文

2000公里搭车回家:一名大学生的“温暖之旅”

作者: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3-09-16 09:26


零度关注

2000公里搭车回家:一名大学生的“温暖之旅”

  等车,遥望家的方向。

  出发前,朱子鹏举着写有“合肥”的纸牌在校门前拍照留念。

  朱子鹏(中)与第一辆顺风车的车主在定西的一个高速服务区拍照留念。

  2013年的暑假,20岁的朱子鹏完成了一次特殊的旅行:搭车回家。从兰州到合肥,历时6天5夜,搭了19辆顺风车,跨越4省12市,完成了大约2000公里的行程。朱子鹏收获了在路上的风景,也收获了一次心灵的成长:“作为一名90后大学生,只要愿意走出自己的世界,去主动感受这个社会的善意和温暖,自然会有一片豁然开朗的天地。这是我送给自己20岁最珍贵的成人礼。”

  -本报记者赵莉

  1 “我们只能年轻一次,不出去走走,你或许以为眼前的就是世界。”

  “太帅了!寒假的时候我也要来一次这样的旅行!”9月6日下午,在学校旁边的一家奶茶店里,西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大二学生曾翼龙忍不住赞叹起来。

  “真的,我觉得能在年轻的时候给自己留下这样一份记忆真的挺好,一路上虽然有困难,但是更有风光无限。”坐在一旁的朱子鹏说。他刚刚给曾翼龙分享完自己一个多月前的一场特殊旅行:7月份放暑假的时候,朱子鹏从兰州出发,一路搭顺风车,行程大约2000公里,跨越4省12市,回到了安徽合肥的家。

  “其实从兰州到合肥原本没有这么远,但是我很想去趟武当山,所以就绕了个圈,多走了几百公里路。”朱子鹏说。这个看起来瘦瘦的男孩,在讲起自己那段结束不久的旅程时,脸上会泛起一种奕奕的神采。

  “我开始有这样一个想法,是因为看了一本叫《搭车去柏林》的书。这本书里有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我们只能年轻一次,不出去走走,你或许以为眼前的就是世界’。我觉得这句话给了我一种想出去走走的欲望。”朱子鹏说。这本书的作者谷岳和刘畅,一个是美籍华人,一个是纪录片导演,在2009年夏天一路只依靠陌生人的帮助,从北京的后海到柏林的布兰登布格尔门,用招手搭车的方式前进,共搭车88次,途经13个亚洲与欧洲国家,穿越中国、中亚和欧洲,耗时3个半月,行进16000多公里,完成了一次史无前例、艰辛而又浪漫的旅程。

  2012年暑假,在中国农业大学读书的堂哥,历时17天,从北京骑自行车回到安徽,这又增加了朱子鹏的勇气和决心,他决定在这个暑假开始这次酝酿已久的旅行。他特意从网上买了三脚架,以便记录这段只有一个人的旅程,又专门买了一本《中国高速公路及城乡公路网地图集》,给自己规划出了一条“兰州—定西—天水—宝鸡—西安—商洛—十堰—襄阳—武汉—安庆—合肥”的搭车路线。

  2013年7月19日早上,在学校餐厅吃了一碗牛肉面之后,朱子鹏背起旅行包,从学校出发了。临行前,他专门请门卫大爷帮自己在学校门口拍了一张照片,为即将开始的旅程留下了第一份纪念。

  2 “在有些时候,你会忽然发现,对于有些事情,着急是无济于事的,你只能等待。等待也是一种生活状态,而且,等待往往意味着希望。”

  第一辆车搭得相当顺利,在天水北路的高速路出口,朱子鹏一手举着写有“定西”的纸牌,一手向上伸出大拇指搭车。“刚开始我不知道,走进了高速路里面,但是经过的车都不停。”后来,按照交警的指引,朱子鹏很快就搭上了一辆去定西的车。

  初战告捷,让朱子鹏信心大增,接下来从定西到天水,从天水到西安,一路顺畅。“从天水到西安是我搭的最长距离的一辆车,是一辆从南京到青海自驾游返程的车,司机说,他可以直接把我捎回合肥去,我拒绝了。如果就这样回去了,和坐火车也没有什么区别。”朱子鹏在经过西安时下了车,顺利地完成了他第一天的旅行。

  困难是从第二天开始的,因为走错了方向,朱子鹏在西安的东出口等了两个多小时,仍然没有搭上一辆去往十堰方向的车。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走错了方向,所以搭不上车就感觉很着急,但是后来发现着急也没用,我也只能慢慢等待。在有些时候,你会忽然发现,对于有些事情,着急是无济于事的,你只能等待。等待也是一种生活状态,而且,等待往往意味着希望。”朱子鹏说。

  为了能把握住每一次搭车的机会,朱子鹏在旅行包的防水袋上写上了“大学生求搭车”6个大字,果然引起了一辆面包车的注意,停下来让朱子鹏上了车。“这是我搭的最短的一辆车,就走了1.5公里,从收费站外面搭到收费站里面。”

  第二天的旅程困难重重,在从商洛到十堰的路上,朱子鹏被放到了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高速公路上,“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很矛盾,甚至开始害怕,我给堂哥打电话,他说实在不行就让我改道南阳,然后买张火车票回家。那个时候我其实有一点动摇了,但还是鼓励自己再坚持一下,于是就开始往前走,最坏的打算是实在走不动的时候,打电话给高速交警求助。”

  朱子鹏开始徒步前行,不停地往前走,直到忽然看到竖在路边的一块指示牌,上面显示距离商州服务区还有1公里。“豁然开朗啊,幸亏我让自己多坚持了一小会儿。”在商州服务区等了两个多小时,问了不知道多少辆车,朱子鹏终于搭上了一辆去往十堰的车。

  在这一天的旅程中,除了路上的风景,他开始有新的收获。

  3 “这是一次很有意义的旅行,它让我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善意和温暖。”

  第三天,朱子鹏在向往已久的武当山玩了一整天;第四天从十堰出发,经襄阳、随州到武汉;第五天在武汉一天都没搭上车;第六天从武汉经鄂州、黄石、黄梅,最终到达合肥,完成了约2000公里的旅程,其间搭过货运的长挂车、摩托车,菜农卖菜的车,也搭过福特、奔驰,遭遇了无数次拒绝,也经历了无数次感动。

  第四天在钟岗服务区,是朱子鹏遭遇最多拒绝的一天,他不停地和所有经过车辆的司机搭话,但一次次被各种理由拒绝。

  尽管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困难,但留在朱子鹏心里更多的,却是许多来自陌生人的帮助和温暖。第五天在武汉,同样因为找错了高速路的出口,朱子鹏整整一天都没有搭到车,收费站的交警看到他在大太阳底下汗如雨下,把他喊进收费亭里乘凉,给他安慰和鼓励;第六天在鄂州服务区,朱子鹏很久都没有搭到车,服务区边上一位卖帘子的阿姨主动过来问他是不是遇到了困难,“我跟她解释了很久,告诉她我在搭车旅行,阿姨还是有点不放心地对我说:‘孩子,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你告诉我,我给你一点钱回家。’当时心里的那种温暖和感动,真的有种想哭的感觉。”

  “到达合肥后我在环城高速上下了车,本来可以直接走回家的,但是忽然想到明天这种生活就要结束了,我就想再搭最后一次车。”7月24日下午,朱子鹏从环城高速上又搭了一辆车回到市区。在最后一辆顺风车上,也许是为了给自己这几天来受到的帮助寻找一个答案,他向车主发问:“叔叔,你又不认识我,为什么愿意带我?”

  “因为你看起来和我儿子差不多大。”车主简单质朴的回答,为朱子鹏这次特殊的旅行画上了一个温暖的句号。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很有意义的旅行,它让我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善意和温暖。”而心灵的历练和成长,则是这6天的旅行馈赠给朱子鹏的另一份大礼。“在不断搭车的过程中,我学会了等待,学会了坚持,学会了信任,学会了平和地接受别人的拒绝。”朱子鹏说。虽然6天的旅行花在住宿、吃饭上的钱,远远超过了买一张学生火车票的花费,但他却得到了坐火车回家永远也无法体会的乐趣——搭车不需要付费,而是要用人与人之间最直接的信任和交流来换取。

  “如果我不懂得信任别人,在搭车的时候总要考虑这辆车的司机是不是坏人,或者那些搭载我的司机叔叔都不信任我,担心我是骗人的,那么这趟旅程就无法完成;第五天在武汉,等了一天都没有搭上车,我开始动摇,甚至想到干脆买张动车票,两个小时就到家了,那时候如果我不懂得等待和坚持,那么之前几天的努力就会全部前功尽弃。总之,这次旅行,我见过了路上不同的风景,也确实收获了很多温暖和成长。我想,这是我送给自己20岁最好的成人礼。”

  在回到家的第三天,朱子鹏在QQ空间发布了一篇名为《一路向东》的日志,“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只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心情好人生路才会走得更好。我们还很年轻,一切皆有可能,不要让你的想法永远只是个想法。”

  本版照片由被访者提供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董文龙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