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旅游 > 地方小吃 正文

日本小城夜撩人 吃温泉蛋可延寿七年(组图)

作者: 稿源: 北方网  2013-06-09 16:25


 日本精彩的绝不仅仅是樱花,就在上野公园两小时车程外的地方,无论城市或者小镇,都有着更能吸引你的精彩风景。

  “别看我一把年纪,但还是喜欢赛马这种激烈的运动!”弥永先生指着窗外的赛马场地说—虽然刚产生的三甲他一个也没押准,但看起来心情依然不错,他哗啦哗啦地翻着报纸,兴致勃勃地嘀咕着下轮押哪匹。

  认识这位60岁上下、穿着打扮颇为西化的老先生是在川崎赛马场五楼的贵宾室。与通常所见不善言谈的日本人相比,弥永先生健谈且说一口流利英语,这对初来乍到又充满好奇的我来说再受用不过,只要他稍微闲下来,我便凑过去问东问西,他则笑眯眯地百问不厌,还滔滔不绝地主动讲着关于这里的一切。

  全民爱赛马

  “尽管史料记载最早的日本赛马可以追溯到公元701年的宫廷,但眼下看到的赛马则是地道的舶来物—德川幕府末期,第一批来日本的西方人自发在横滨组建赛马俱乐部,最初被外国人用来打发时间、排解乡愁的赛马在日本流行起来只用了短短十几年,建立赛马场、发行马票,一切都按照英国赛马的规则来,赛马成了风靡的运动。如今,29个赛马会遍及日本全境,光是在这个建立于1949年的川崎赛马场,每天的比赛就有数十场之多……”看来,弥永先生号称的有40年“研究”赛马的历史不是吹嘘,光是这番口若悬河的讲解,就远超过之前的工作人员。

赛马由主人牵着绕圈散步,这是让观众获知赛马,从而决定投注的重要途径

  我忙着跟弥永先生聊天,错过了听马票如何填写,不过我在香港马场里试玩过一次,同样的规则应该难不倒我。不过我此时对下注没兴趣,倒是更想到楼下人声鼎沸的赛场内看看。

  弥永先生虽然没说,但对于我嚷嚷着下楼入场的举动,看得出是很不屑的。当我进入赛道旁拥挤的投注大厅时,立即明白了原因—那完全是两个阶层所处的世界。与贵宾室出入那些衣着讲究、举止得体的人相比,这里显然复杂很多,放荡不羁的长发机车男、手臂刺青的可疑人士、身形猥琐的中年怪蜀黍和带着全部家当靠在墙上打瞌睡的流浪汉,他们都聚集在狭小的投注厅里,室内空气混浊,一个座位都没有,外边冷风飕飕,随地可见废弃的投注票等垃圾杂物。他们几乎人手一张报纸,有人紧盯屏幕,有人埋头沉思。选好押注对象后,要么到凉风飕飕的户外自动投注机前,要么在屋里狭小的人工窗口下注,两者都要耐心地排队、等候。

站在与赛道一个栅栏之隔的走道,能感到赛马呼啸而过带来的风声

  虽然环境一般,但这里与赛马这项运动本身似乎更接近。不远处是露天观众席,走出去就是与赛道一个栅栏之隔的走道,站在那里,能感到赛马呼啸而过的风声。

  赛场背面,工作人员认真地刷洗干净马鞍,它们被接下来要出场的赛马披挂上,由主人牵着绕圈,这是让观众获知赛马,从而决定投注的重要途径。当然,仅仅是极少数经验丰富者可以从中看出端倪,而那些拿不定主意的,则会试着接受“专业人士”的建议——虽然那几个山寨兮兮的马评师仅有一块招牌和比不远处大排档还小的摊位,但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蛊惑起人来却信心十足,每逢两场赛马间隙,他们总是抓紧时间给跟前的人讲解。“今天没有说准一次。”见我往跟前凑,旁边一位先生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是提醒我,还是因为害他下错注的抱怨。

  随着喇叭里一阵急促铃声,下场比赛即将开始。此时,投注大厅里、观众席上、赛道旁,以及楼上的贵宾室里,大伙都紧盯着起跑线。随着一声枪响,16位穿鲜艳衣服的骑士和他们胯下数量相同的马箭一般冲出起跑线,全力奔腾在1600米长、25米宽的沙土赛道上。三分之一圈的工夫,它们便拉开差距,那些场边呐喊声逐渐加大的,想必都是押第一阵营里那四匹齐头并进者的,它们咬得很死,即便是在最后三百米的冲刺也没有拉开距离,让人担心会摔作一团让后来者渔翁得利—这样的情况在赛马比赛中并不罕见。还好,最糟的情况没有发生,它们几乎同时冲过终点,无论台上台下,此时几乎都没有人发出带着放松与得意的欢呼声,所有目光都投向了马场背后巨大的液晶屏—几乎没谁可以凭肉眼判断准确结果,唯有借助高科技。第一名的位置中,赫然显示16号。“那是花生的意思。今天运气不错,赢下两场,晚上可以喝酒加菜。”身旁的先生说完,得意地兑现离场,他手里拎着刚买的蔬菜。显然是生活在附近。不知弥永先生今天总体战况如何,晚上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庆祝呢?我想。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见习编辑 杨阳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