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旅游 > 行者·达人 正文

【组图】攀登卓奥友峰被雪围困8天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2006-10-19 17:14  编辑: 任珈琳


  10月1日,苏子霞成功登上了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

  苏子霞

 攀登经历

农大苏子霞成功登上海拔8201米山峰,成为国内登顶海拔最高的在校女大学生

10月1日,苏子霞成功登上了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

-对话人物

苏子霞

女,22岁,中国农业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大四学生,农大峰云社登山队队员

10月8日,中国农业大学校长陈章良在学校门口,迎接苏子霞和队友的归来。

8月底,苏子霞和农大登山队的几名队友从学校出发,前往位于西藏境内的卓奥友峰。9月3日,到达离卓奥友峰最近的老定日镇。攀登途中,被大雪围困8天后,10月1日,苏子霞成功登上了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

准备

先买人身意外保险

新京报:你开始准备攀登卓奥友峰时,都做了哪些准备?

苏子霞(以下简称“苏”):因为这次海拔特别高,做了很多适应高海拔训练的项目,还有技术方面,特别增强了攀岩的强化训练。赞助商、衣物、装备,专家分析山形,等等吧,准备工作应该是做得很充分的。

新京报:那危险呢?有没有考虑过可能会遇到的危险情况?

苏:(笑)当然有了,比如冻伤。因为当地肯定特别冷,不幸的话,可能鼻子、耳朵都会被冻掉的。还有高原反应,这次海拔特别高嘛,脑水肿,充血。最坏的还会遇上冰崩、雪崩。

新京报:害怕吗?有没有采取一些可能的防范措施?

苏:(笑)其实也会有担忧,第一次登山的时候就特别害怕,不知道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但是因为登山次数多了,就有经验了。

我们每个队员都给自己买了人身意外保险,其实每次登山之前都会买保险。具体金额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一二十万吧。其实我们也不会在乎这个,只是作为事后处理,对家人是一种负责吧。

新京报:当时家人知道你要去攀登卓奥友峰吗?

苏:当然知道的。因为登山队会给队员的家长寄一份协议书,让家长签字。攀登高峰是不可知风险的运动,必须是自愿参加的。

其实,一开始,我就和家人商量了,和爸爸妈妈讲清楚,我这次要攀登的是什么样的山,可能会遇到哪些危险。

爸爸妈妈很理解,让我自己做决定,因为他们知道我会做好,会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

攀登

被雪围困差点断粮

新京报:你的队友们情况怎么样?

苏:我们8名都是农大登山队的,还有另外两名女孩子。

因为陈章良校长特别支持我们的活动,所以当时我和另外一名队友参加了一个有企业赞助的商业登山团体,两个人的费用,每人78000元,也被免掉了。当时这个商业团队和我们队友登山时都在一起。

新京报:大本营在海拔4900米高的地方,从那儿离8200米不到一半的距离,但是你们好象花了很长时间?

苏:是的。我们9月8日向海拔5650米的前进营地挺进。

当时还没有雪,西藏的雪山雪线会高一些,大概到海拔6000多米才看到雪。

3天以后,我们向海拔6400米的一号营地前进,9月14日,开始前往海拔7200米的二号营地。9月15日,返回到前进营地休整。从我们到达大本营,一直到那个时候,天气一直很好。可是,17日天气就变了。

新京报:当时天气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苏:登山,天气是关键。当时我们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得到了西藏气象局的天气预报,未来几天山上将会下大雪。18日,大雪就开始下了。

雪山上的大雪和我们冬天时在平地上见的大雪是不一样的。整个天空你只看到雪,特别特别大的雪。在此之前,中午的时候,我们都会在营地晒太阳,穿的衣服和我们现在穿的秋装差不多,我穿凉鞋也不觉得凉。晚上的时候才会要穿上羽绒服,气温会降到零下10多度。

可是,大雪像是把我们的营地换了一个世界,一直下到了25日,下了8天。

新京报:被大雪围困了8天,吃穿方面有没有出现“危机”啊?

苏:我们一开始是带了足够的米、肉类和蔬菜的,可是由于冲顶时间推迟,准备稍显不足。不过,一些队友提前撤回,把未用完的食物支援给了我们。另外,9月23日,山下又送物资上来,送了四只羊,大家都好高兴啊。

天冷了,大家就尽量多加衣服。刚开始,雪小的时候,我们还出帐篷到周围走走。后来雪越下越大,我们就待在帐篷里喝茶、聊天、打扑克,再后来,大家就干坐着发呆了。

抉择

选择留下还是撤退

新京报:这么大的雪,没有遇到危险?

苏:一个队友睡觉的小帐篷,还有我们平时开会用的大帐篷,都被雪压塌了。大雪没下几天,我们就在帐篷里开始听到隆隆的声响,都很高兴,以为是飞机来了,跑出去看,原来是对面的山发生了雪崩。当时恐惧一下子就上来了,猛然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因为斜坡上的雪一块一块连在一起,而且都是被冻得很硬,踩上去,就会把雪踩断,雪块就会往下滑,越滑速度越快,同时带动更多的雪块下滑,就会把人和帐篷覆盖掉。因为经常有登山队员在雪崩中遇难。

然后就经常听到隆隆的声响,那都是周围发生雪崩的声音。我们有7名队友因身体不适,返回镇上休整了。包括我们学校登山队的两名女生。

新京报:面临这样的情况,有没有想过要撤退?

苏:有过争论,因为不知道雪什么时间停,停了之后是什么情况。当时冲顶卓奥友峰的还有几个外国登山团队,最大的是罗萨尔团队。我们这些团队之间也有很多争论,最后我们和罗萨尔团坚持留下,一些小团队就先撤了。

新京报:你们为什么要坚持留下?

苏:我们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得知天气很快就会放晴了,并且我们的向导力量比较专业,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安全。

新京报:在大雪冰封的日子里,有没有想家?

苏:(笑)当然想了,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会结束。我到达老定日镇的时候曾给妈妈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因为原计划23日冲顶,我告诉妈妈26日我一定准时给她电话,报平安。

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我们整个团队只有一部海事卫星电话,是为了获知天气预报和紧急求救的,非常珍贵,所以特别不舍得用,也不好意思为了个人问题使用海事卫星电话联系家里。

冲顶

给家报平安时“挨骂”

新京报:大雪是什么时间停的?有没有马上冲顶?

苏:9月26日放晴,但是新雪和旧雪没有连在一起,大雪后3天千万不能动雪。当时我们和罗萨尔团也发生了分歧,他们要趁天气好赶紧下去。但是,当时我们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得知,未来几天都是晴天,所以决定28日开始冲顶。

新京报:从28日开始登顶到10月1日上午顺利登上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中间经过了哪些过程呢?

苏:28日,我们开始向一号和二号营地突进。后来冲顶的这个商业团队队员就分成了A、B两组,根据各方面考虑之后,体力好、适应力好的就放A组,另外7名放B组。我在A组,农大队友黄春贵在B组。

9月28日中午1点,我们开始向三号营地出发,晚上到达,然后开始休整。10月1日凌晨两点多,开始冲顶,趁雪硬的时候走,不会很吃力。早上8点多,我到达峰顶,其实7点多,我们A组就有队员到达峰顶了。到10点,8名A组队员陆续到达海拔8201米的峰顶。

新京报:到达峰顶的时候什么感觉?

苏:(笑)哇,很激动,终于冲顶成功了。和天挨得那么近,很壮观。然后,我们就开始拍照。停留了大概20多分钟,就下山了。我们B组队员是2日上午冲顶成功的。

新京报:成功后,有没有给妈妈报平安?

苏:有啊。3日晚我们到达老定日镇,就赶紧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劈头盖脸就骂了我一顿,原来他们等不到我电话,怕我出事。我打电话时,妈妈还没说完,我爸就抢过电话来骂我。他们真的很担心。

新京报:据说,10月8日那天,你们的校长、书记和很多同学在学校门口列队欢迎你们。

苏:(笑)是啊,那天特别激动。我们上午到达学校的时候,看到很多同学站在门口排成两队在欢迎我们。我还没缓过神来,就有人给我送了一束鲜花。

然后就这样一路拥抱过去,走到最后发现校长、书记都在。陈校长先给我一个拥抱,然后就说:“哎呀,黑了好多!”

收获

最终是山征服了人

新京报:做为一个女孩子,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登雪山这样的户外运动的?

苏:我是从广东云浮市来的,我们家乡有山有水,我特别喜欢和大自然亲近,经常会到山里走走。但是来了北京后,周末也只是去公园玩玩。2003年12月4日,我们学校成立了登山队,我就加入了。半年后的第一次登山活动,就是五一期间去四川的四姑娘山。

新京报:以后还会不会有更高的登顶目标?想不想成为传递奥运圣火的人呢?

苏:以后没想那么多,把当前的事情做好吧。我现在开始找工作了,很想回家乡工作,具体做什么工作还没想好。

关于奥运圣火的事情,我还不是很清楚,好像2008年会从登山队员中挑选,可能还会有大学生参与吧。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不会拒绝的。

新京报:你现在成了目前国内登顶海拔最高的在校女大学生,觉得从登山运动中收获了什么呢?

苏:呵呵,我只是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感觉自己比较幸运而已。

收获了很多,具体也说不清楚。学到的都是你平时没想到要学到的,还有就是一点点成长。在山上,人与人之间很真诚。我平时做事比较急,登山让我收敛了很多,懂得很多事情要想好了再做。

反正自己改变了很多,以前总认为是人征服山,可当你登上山顶,才发现是山征服了人,是山的大气包容了你。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吴狄

-对话动机

今年10月1日,苏子霞成功登上了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成为目前国内登顶海拔最高的在校女大学生。在攀登卓奥友峰的过程中,她和队友被大雪困在了海拔5000多米雪山将近8天。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