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旅游 > 论坛排行 正文

【附图】出境游客形象调查:在很多国家都是鲜明群体

来源: 环球时报  作者:   2006-10-10 17:53  编辑: 任珈琳


  据估算,今年中国出境游客将达到3400万人次。每一位走出国门的中国人都是国家的“形象大使”。

开栏的话:10月2日,中央文明办、国家旅游局联合发布两项“旅游文明公约”,详尽、具体而扼要地对中国公民的旅游行为作出明确的规范。这两项公约选择在黄金周期间推出,很快便在国内引发了一场关于文明和陋习的大讨论。产生这场讨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我们的周围,种种陋习屡见不鲜,甚至还被带出了国门。随着中国的国力蒸蒸日上,世界舆论对中国的形象也更加关注,中国人每一个不文明的行为都会在无意之间给国家形象抹黑。《环球时报》为此开设了“告别陋习、崇尚文明”栏目,请驻外记者采写有关文明与陋习问题的报道,希望有助于国人树立讲文明的良好习惯。我们也欢迎读者积极投稿,谈谈自己的经历与感受。

在许多国家,中国游客都是一个非常鲜明的群体。不少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给外国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严重影响了中国的形象。对于中国游客的特点,导游们是最有发言权的。黄金周期间,《环球时报》记者在多个国家进行了调查,也采访了带过中国团的导游,尽管国内舆论要求约束不文明行为的呼声喊了这么多年,可这次调查的结果仍然让记者感到难堪。

泰国导游:“心软带不了中国大陆团”

“我这人心太软,带不了中国大陆团。”提到中国游客,50多岁的泰国导游荣差用很流利的汉语说。他是曼谷一家旅行社的老导游了,他说,中国大陆来泰国的旅游团,很多都是低于成本价的“零团费”团。到了泰国后,旅行社压缩在景点的时间,拉着游客到处购物,并且安排很多表演、娱乐的自费项目。吃饭在街边大排档,住宿也不是当初承诺的星级酒店。

据统计,2005年来泰国的中国游客达到80万人次,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期增长90%,全年游客预计超过100万人次。同时,泰国也是中国公民第一个旅游目的地国家,“有钱人早来过了,现在来的大都是第一次出国的工薪阶层。”荣差说,这些游客冲着价格便宜才报的名,到了之后往往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这并不是新问题,中泰两国旅游管理部门也都出台过相关措施。荣差认为,造成这种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是中国国内的旅行社欺诈性地压价竞争,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骗来了再说。到了泰国,中国游客和导游吵架、打架的现象十分普遍。荣差说:“大家在低档宾馆里吵成一团,小孩哭、大人叫。你说中国的形象能不受影响吗?”“泰国导游也没办法,只能硬下心来。你们吵吧闹吧,我找个地方睡觉去了。”荣差说,他没有铁石心肠,没法把老人孩子扔在一边不管,所以公司就安排年轻导游带大陆团。

小红是泰国人,和中国人合伙开了家旅行社,以接待中国大陆游客为主。她会说汉语,公司人手不够时也亲自带团。她说,带中国团有“三怕”:一怕声音太大,说话声音大,吃饭声音也大,常吼得周围的泰国人不知所措;二怕动不动就吵架,稍谈不拢就发火,不只是和导游吵,夫妻当众吵嘴的情况也有,甚至还有在公共场合大打出手的,吓得导游只好叫警察;三怕服务完扬长而去,不给小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总之,许多中国大陆游客好像没受过教育的人刚出门,什么也不懂,又口气大得很,看似财大气粗,可一到价格稍贵一些的地方,就沉不住气了,责怪导游“宰人”。

谈到对中国游客的印象,荣差说导游们普遍反映中国游客对人不信任。特别是导游安排的自费项目,你安排在东家,他偏要跑到西家去。而且在付费时,与当地人也时常发生争执。谈到中国游客的个人素质,荣差倒没觉得有什么大问题。比如说买东西喜欢讨价还价、说话声音太大等,泰国人都已经习惯了。看到中国游客来买东西,先把价格提上去再等着砍价,说话时也夸张似地放大嗓门。

除了说中国游客之外,泰国人对其他国家的一些游客身上的毛病也颇为不满。泰国国家旅游局工作的达说,穿着彩袍的印度游客和穿着黑袍的中东游客也很多,他们喜欢抢路,走路时碰着别人也不道歉。泰国还曾有人投书报端,提出要把欧美来的“背包族”全赶出去,因为这些人“住便宜旅店,坐公共汽车,浑身脏兮兮的,破坏了泰国的旅游环境。” (驻泰国特派记者任建民、刘歌)

美国导游:“中国游客往往不拘小节”

“中国游客的整体素质有所提高,但老毛病还是很突出。”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美国金华旅行社负责人沈女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今年国庆期间旅行社接待的中国游客数量比往年略有增加,就文明形象而言,仍与欧美人士存在差距。据《今日美国》报道,今年接待的中国游客预计高达37万人次。

在美国,中国游客的形象比较鲜明:在公共场合吐痰、大声喧哗、随手扔垃圾、吃自助餐不给小费等等,似乎都是中国人的专利。记者前些天偶尔去最高法院,遇见满口方言的内地某企业访美代表团,他们一行大约15人,在排队参观主会议厅的时候,你一句我一句地指指点点,旁边的美国人纷纷侧目。进了会议厅,大家坐下后,导游在开讲前特别强调,这是大法官们开会的地方,不允许拍照。可是,没过多久,就听见闪光灯的声音,导游愤怒地冲着一位游客说:“我最后再提醒你一遍:这里不许拍照!”记者目光所至,恰好是一位中国团的老兄,真是为他汗颜。

斯科特干导游已经5年多了,每天接待至少3个团,其中不少是中国人。略懂中文的斯科特和《环球时报》记者聊起中国游客来,显得有些无奈。他说很多中国客人往往“不拘小节”,到了一处景点,根本不理会导游的解说,也没有心思欣赏风景,而是不停地交头接耳,拍照留影;一些人没有时间观念,常常是最后“归队”的成员,有时候把他急得团团转。让他印象较深的是一次下起暴雨,每位游客发了一套雨衣,旅游结束的时候,天晴了,其他游客都把雨衣扔进垃圾桶,可是偏偏几个中国游客把雨衣塞在大客车的座位底下。

斯科特坦言,自己并没有对中国游客抱有任何歧视,公园里也没有专门针对中国游客的禁令标语、贴牌。不过,如果接待清一色的中国团时,他会特别提醒领队要注意的事项。最重要的是守时和注意环保。

中国游客的不文明现象与国内长期养成的陋习不无关系。例如,随地吐痰和丢垃圾这种行为,虽然国内法律明文禁止,许多人仍习以为常。尽管在出国前,通常都会受到礼仪常识的普及教育,但多数人一出国门就忘得一干二净。在美国旅游的季节,人们至今可以看到中国人在纽约、洛杉矶等地的华人聚居地区的餐馆中大声说话,有的人还把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吃饭。

“不可否认,美国当地华人也有不良习惯,但他们与短期来美度假的人有所不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马里兰州华人社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许多赴美旅游的中国游客往往沉浸在新鲜感中,忽略了尊重当地礼仪这些软文化规则,加上生活习惯和语言沟通的障碍,给当地人留下不良的形象。“这既是文化观的冲突,也是公民社会道德意识的矛盾。”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生活越来越富裕,一些人腰杆粗了,说话硬了,花钱大手大脚。“一些国内来的大款以为到了美国可以为所欲为,得意忘形,”在世界银行工作的美国华裔刘先生告诉记者,“殊不知他们的举止非常令美国人反感。”他认为,中国游客改善形象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入乡随俗”。(驻美国特约记者牛雨辰)

日本:为中国游客提供专门标识

记者在国庆期间参加了北京某旅行社组织的日本6日游团。令记者感到惊讶的是,不论在大阪还是东京,不少公共卫生间里都用中文写着类似“卫生间是给大家用的,请您保持卫生间的干净”等字样,而且这种字条只有中文的,并不像日本机场里所有的标识会有日、英、韩、中四种文字。不难想象,比我们先一步来到日本的同胞,把不重视公共环境的陋习带到了这里,做了一些让人家不高兴、而且不得不提醒的事,而这样的字条,又像一块抹不去的记录牌,让每个来到这里的中国人蒙羞。

最后一天的行程是在迪斯尼乐园。照导游的话说,东京的迪斯尼乐园,不排队是不可能的。记者到的那一天,每个大型的游乐项目平均都要排队1个小时以上。在“美国矿山车”那里排队时,所有的人都很规矩地跟着队伍缓缓向前走,突然,有个挺漂亮的年轻女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蹭到了记者旁边,过了几分钟后,她已经跑到记者前面五六个人处,在队伍的另一端,一个男子笑着用中文对她说:“哇,你真快!”那女子这时才现出她的中国人身份,很不屑地说:“这有什么,谁让日本人都这么笨!”

日本人真的笨吗?记者看见在附近排队的日本人都瞥了那女子一眼,只不过不说话。那位年轻的女子可能不知道,看到日本人用这种不理睬的方式表示着对中国人的轻视,恰恰是令她的同胞感到最无地自容的。

记者在国外曾多次遇到类似的经历,一次跟随国内一个考察团去罗马尼亚访问,乘坐的是春节刚过完的那趟航班,航班上有不少到东欧做生意的中国人,他们大概来自同一个村子,好像也把飞机当成了他们的家。一到吃饭的时候,他们就把从家乡带来的各种小菜拿出来,烧鸭啦,鱼干啦,油爆虾啦,吃得津津有味,同时制造出一堆垃圾,让空中小姐们很头痛。不过最绝的还是到了晚上,有几个同胞感到坐着睡觉不舒服,看到飞机过道也挺干净,索性一头倒在地上睡觉,让服务员和其他乘客连走路都备感困难。

一位专门负责给中国旅游团当导游的日本朋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游客最让她感到担心的就是到哪里都大大咧咧,不仅说话声音大,还表现出财大气粗的样子,稍微不顺心就发脾气。特别是到了日本的景点显得非常莽撞。胡乱拍照,大声议论。有的地方明明写着“土足禁止”(意译为换拖鞋入内)。可是,很多中国人看都不看就穿着鞋到处踩。你告诉他换拖鞋,还有人理直气壮地辩护,我们中国人到这种地方就是不换拖鞋。

现在,日本各界刚刚认识到中国游客的重要性,对带着鼓鼓钱包的中国游客充满了期待,特别是日本商家对中国游客舍得花钱有不少好评。一些地方上的景点都在为迎接中国观光客积极进行语言、指南等方面的准备。而中国游客们身上的各种陋习又很难赢得日本人真正的尊重。记者真心希望中国人能够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游客。而不是中国人来了,扔下了很多钱,却换回一片嘲笑和叹息。(驻日本特约记者林梦叶、本报记者马晴燕)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